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摘抄好文章
发布时间:2019-09-08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总会惊醒自己的夜,掀开没有你的明天。 -----------永远到底有多远

  忧伤的小雨轻轻敲打着这个春,淅淅沥沥,像恋人的哭泣,湿润了这一片天,也忧伤了这一季的风,带着微微的遗憾,重重的划过每个角落,唤醒沉睡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颗种子。

  经不起雨的诱惑,我信步走在雨中,静静的徜徉,想起润物细无声的美好,难掩我这一刻的心动。路旁的迎春也早早的开了,一朵朵小黄花,你挨着我,我挤着你,欢乐地竞相开放着,都去争宠这春的关爱;夹竹桃的花蕾在雨中轻轻摇摆,似乎羞涩了,躲闪着我的目光,零零碎碎的这儿一朵,那儿一朵,似在偷偷地探头,张望我这个不懂花的人,想起一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亦不过如此吧;轻柔的柳枝上,老叶还未褪尽,却被新绿顶着离开了树梢,回归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一直都这样,未曾改变过。

  抬头看看,这个本应当明媚的天,却显得那么阴沉,勾起了那早已沉淀的死去,这是个美好的季节,我不想让我的心情感染了这出幽美的喜剧,于是我能做的就是为她衔来最稀缺的瑰丽,尽情的去点缀这个繁花似锦的春日。

  恍然间,驻足在那里,来来往往的破碎冲击着我,我就像一种小船,飘飘荡荡,靠不了岸,但还是竭力的去维持着自己,不让自己被风浪拍倒。

  很喜欢随性而为,浅薄点就是得过且过,安逸的不想去纠缠任何人,任何事,有一个自己的小小的爱好,就足矣,贪恋与墨香茶盏之间,灯红酒绿不是我所想所愿。

  想去学习画画,似乎是蓄谋已久的,却模糊地有点遥远,总想在活着的时候就把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去做一遍,至少在离去的那一刻,我不会有丝毫的遗憾,因为我们都清楚,有些事,去做了,结果却是无力挽回,那么还是让它跟随着自己一起被埋没吧,我还想去学习吉他,可以静静的弹着自己的心声,为自己谱写一歌,一词,让自己跟着音乐去欢快的流淌,一路有伊人相伴......

  在这个雨季,感觉最多的还是离别的愁绪,虽然在这边呆的时间不多,但是我却深深地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花草,这里的一切一切,不能释怀那一段美丽的邂逅。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回到学校,去弥补那些随风老去的青春,想渗透在这里的每片土地,想告诉她,我回来了。

  总在虚伪的伪装着自己的无知,欺骗着别人,对别人诉说着自己的碌碌无为,像是在乞讨一丝丝怜悯,可笑的是自己明明懂得却不去付诸行动,而让这一切都付诸东流,去吧,去吧,都去了吧,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青春,就伴着岁月蹉跎去吧,我不留恋了。

  生命像向东流的一江春水,他从最高处发源,冰雪是他的前身。他聚集起许多细流,合成一股有力的洪涛,向下奔注,他曲折的穿过了悬崖峭壁,冲倒了层沙积土,挟卷着滚滚的沙石,快乐勇敢地流走,一路上他享受着他所遭遇的一切:

  有时候他遇到巉岩前阻,他愤激地奔腾了起来,怒吼着,回旋着,前波后浪的起伏催逼,直到他过了,冲倒了这危崖他才心平气和的一泻千里。有时候他经过了细细的平沙,斜阳芳草里,看见了夹岸红艳的桃花,他快乐而又羞怯,静静地流着,低低的吟唱着,轻轻地度过这一段浪漫的行程。

  有时候他遇到暴风雨,这激电,这迅雷,使他心魂惊骇,疾风吹卷起他,大雨击打着他,他暂时浑浊了,扰乱了,而雨过天晴,只加给他许多新生的力量。

  有时候他遇到了晚霞和新月,向他照耀,向他投影,清冷中带些幽幽的温暖:这时他只想憩息,只想睡眠,而那股前进的力量,仍催逼着他向前走……

  终于有一天,他远远地望见了大海,呵!他已到了行程的终结,这大海,使他屏息,使他低头,她多么辽阔,多么伟大!多么光明,又多么黑暗!大海庄严的伸出臂儿来接引他,他一声不响地流入她的怀里。他消融了,归化了,说不上快乐,也不有悲哀!

  也许有一天,他再从海上蓬蓬地雨点中升起,飞向西来,再形成一道江流,再冲倒两旁的石壁,再来寻夹岸的桃花。然而我不敢说来生,也不敢相信来生!

  生命又像一颗小树,他从地底聚集起许多生力,在冰雪下欠伸,在早春润湿的泥土中,勇敢快乐的破壳出来。他也许长在平原上,岩石上,城墙上,只要他抬头看见了天,呵!看见了天!他便伸出嫩叶来吸收空气,承受阳光,在雨中吟唱,在风中跳舞。 幸福无价

  一直不清楚,在物质想对丰富的时代却越发觉得生活更加无意义。我们可以拥有式样新奇制工精美的风筝,却找不到那种在田野里奔跑着将纸糊得简单的风鸢送上蓝天时的兴奋激动;我们嚼着美味佳肴,却更加怀念那些槐花榆钱;我么可以随时随地和人们联络,却越来越孤独。

  一路走来,我们到底将幸福遗失了在哪里?莫非我们已将它与物质享受交易了?如果真是这样,那绝对是不平等的交易。物质的价格可以用金钱来计算,而幸福的价格又以什么来衡量呢?又有多少人愿意用亲情友情与功名利禄交换呢?又有多少人会为了金钱地位而放弃信念梦想呢?况且快乐的心情又岂是金钱能够带来的?

  幸福无价。在有些人眼里,它的无价是源于它的难得,同生命等重的意义。为此陶渊明能在贫困窘境中依然“采菊东篱下”,自在生活;颜回“箪食壶浆”,依旧晏然自若;嵇康蒙遭冤狱仍可从容弹奏绝曲《广陵散》;诸葛亮身心俱疲仍旧对一切困难甘之如饴。幸福对他们来说又有着不同的含义:自由,尊严,信念,理想。但幸福有着同等的地位,凌驾于一切应景的荣誉,虚诞的名声以及金钱美貌之上。

  幸福无价,同样有人会将其视为一文不值的敝屐。叛国投敌的秦桧,三易其主的吕布,苟且偷生的秦二世,醉生梦死的夫差。幸福对他们而言也有不同的含义:地位,金钱,生存。也许他们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但他们却离真实的幸福越来越远。

  钱钟书先生在《走在人生边上》说:“幸福是为何物?名人心中自有数,但我的幸福就是比无价和氏璧更无价的东西,比生命重,比生活美。”

  西方犹太教派以为人初来世间幸福散成碎片,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寻找收集幸福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人要放弃许多不能长久的物质以携带更多的幸福。也许幸福的大门并不金碧辉煌,而是一扇简单甚至有些寒伧的柴门,你会因此而停下吗?我的回答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停下扣门的手,因为生活教会我:

  山涧的青翠孕育这眼泉水。它吐纳着造化的灵秀,丰蕴着自己的生命,去则远去。它抚摩过山石的棱角,徜徉过古木的盘绕,经历一路神奇,却发现已经踩了悬崖的一角。泉水从未想过回头,便会聚起所有的清流,纵身跳下悬崖。一瞬间,山中的委婉在半空中翻腾成波澜。仿佛所有的昨天就只为此时惊破山林的震撼年。泉水为自己陶醉了,当生命化做了一挂银瀑,便可以尽情领略阳光的快乐。哪怕只是刹那,也足以抵得上在山林荫盖下流淌的千万个日夜。把刹那当作永恒的,或许只有那壮怀激烈的瀑布。终于,泉水神魂飘摇的从瀑布坠下 ,全部重新归于平静。于是,山谷中,一汪潭水出现了,没有山上泉流的缠绵,它平淡;没有悬崖瀑布的威势,它无言。这凝碧的一潭,融化了山泉的坎坷,瀑布的骄横,用记忆中山路的崎岖,悬崖的陡峻,换来了幽深山谷中的这片深沉。岁月如织,深潭固守着这片山谷。它用深厚的心胸收容了无数滴水的精灵,有用一汪凝碧感动了无数的生命。久久地,我的思绪颤动着,想是被这潭水征服,惊愕的不知如何表达。脑海中似乎也有一汪水,浩浩渺渺淹没了我的记忆,把故事搁断在对岸,飘忽如烟。潭水欢快掠过山上的风光,留恋过空中的灿烂,却最终陪伴着山谷的平静。难道我们的生命,不正是潭水的身影?无论此时身处何境,切莫迷失生命的归程。灯光下,多少身影来去匆匆。旧时心情旧时人,擦肩之际,心中已寻不出一丝痕迹。也许这正是生命中的乐曲,莫念此时歌不成歌,调不成调,岂知此时不会仙乐缭绕。铭记潭水的容颜,清醒时没一天的跋涉,让生命拥有自己的山谷,让自己的山谷不在寂寞,铭记潭水的容颜,注视着这一程的脚步,让路途指向自己的归宿,让自己的归宿不再孤独。潭水依旧平静,平静的吸引着生命的聆听。愿聆听潭水的生命,含笑告别彷徨的曾经,走上自己的征程。 溪 水

  呵!这溪边沙沙作响的甘蔗林,带甜味的风,曾把我童年的梦吹拂!我躺在你的身边,感到靠在母亲胸膛上的幸福……

  你也听见:山脚下的独轮车,带着吱吱哑哑的声音,在贫穷的土地上呻吟而过……

  文章开头把溪水视为“母亲的眼睛”,接着写出了春夏秋冬“眼睛”里流露出的色彩,这既是对溪水的歌唱,也是对母亲的歌唱,因为这溪水里曾“留下我儿时的身影”,曾让我享受过母爱般的幸福:她记住了山沟里发生的一切,记住了“山民的悲哀和欢乐”,并把养大了的“我”送出了山去。溪水是歌,母亲是歌,文章本身也是一支哀怨的抒情山歌。溪水啊,我的“母亲”。母亲啊,就如同这溪水。母亲啊。,你看着我长大,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留恋与你在一起的时候,与你在一起的感觉。我感受到了母爱!请原谅我儿时的淘气,请原谅我小时候不懂事!这一切,就让我现在来“弥补”。我爱你,我的母亲!

  我好想淋雨,好想让雨冲走那段回忆。也许,雨会让我清醒。雨点打在脸上的感觉,可以让人分不清是泪还是雨,于是,我可以说:男孩不哭!

  雨水轻轻的、柔柔的洒在大地上,冲洗掉人间地面上一切脏乱的灰尘,给人们带来清洁干净的感觉,然而冰冷的雨水却不能冲洗掉我身上灰色的心情!也许,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场梦,一个让我开心片刻却让我伤心很久的梦。我从喧闹的街心走出来,那灯光的世界距我是那样的遥远。我走到那条林荫道中央,站在那里,前后只有雨声,人们不知藏到哪儿去了。这样真好!可以尽情地想你,深深地呼唤你……撑着一把伞,一遍又一遍在念着你的名字,心中有一种柔软而又温馨的几乎不敢呼吸的感觉。曾经有过的一幕一幕,一个又一个镜头仿佛早就商量好,慢慢地从我雨中的眼前走过,慢慢地走过……

  山水流长情依旧,日月光转泪犹新!那一天,你离我而去,我那荒凉的心灵就再没人理会。我并没有幻想过有一天你能回来,看到我的创伤,而涌起惆怅,因为我不愿意你有丝毫的不快乐。站在校园中那条林荫小道上,看着不远处依稀相拥的双影,心中一阵阵的酸痛。

  雨从天上落在伞上,从伞上湿进我渐冷的身子,我只是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我再也无从选择的用这样的一种眼神忧伤地凝望着你,这样的我,幸福的感觉已变成一种心痛!这雨,看不清是横的还是斜的,我的伞,也不知道该遮向哪一个方向。一把伞,一个人,走在风雨中的感觉是那么的落寞!凝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我已经满足在你的快乐中,491234蓝月亮心水论坛。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那个我可以欣赏你而不被你所知的角落。虽然是匆匆的一瞥,已经足够我回味一整天了。

  雨慢慢停了,萧瑟的秋风吹过,吹散了满地的玫瑰,点点成泪,飘去远方,化作一片云。心丢掉,随萧然秋风去追却无处可寻!落地,成尘。谁,曾经以为祈祷可以让天空繁星点点,真诚可以得到永恒的爱情;又是谁,曾经捧着玫瑰祈盼黎明的幸福,却于夕阳之中扬手让花瓣随风飘零!直到何时,抬头看天才可见彩虹,回头望风而不见砂尘;直到何时,真心一片可换花开四季?也许水长向东,物是人非;也许缘本擦肩,回首已逝!也许是我太过幻想而忘记我非神灵;也许是我太过痴迷而忘记成事在天。我非神灵但我愿众神感动,成事在天但我信上天有知。找片净土种支玫瑰,画幅蓝图代替天空。我但愿四季随心,花开艳丽;我但愿秋风如歌,真爱永恒!

  居里夫人与执著同行,终于发现了一种美妙的放射元素――镭;爱迪生与执著同行,终于在上千次试验后发明电灯,给黑夜里的人们送来一片光明;贝多芬与执著同行,虽然两耳失聪,但仍然创作出命运的交响;司马迁与执著同行,奉献给人们一段精彩的史家绝唱……

  与执著同行,可以让我们坚定步伐,可以让我们永不言弃,可以让我们抵达成功的彼岸……

  崎岖的山路上,一位步履匆匆的盲僧向一位老人问路:“罗撒宝寺在哪里?”老人答道:“翻过两座山就是。”见盲僧毅然前行,老人不禁担心的问道:“长老双目失明,怎么翻山越岭?”盲僧头也不回,从容的抛下四字:“心中有道……”

  相信盲僧定能到达心之所向的罗撒宝寺。他那“心中有道”简单四字,道出了一种精神,一种与执著同行的信念。

  书法家王羲之的字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这精妙绝伦的字,源于他与执著同行,坚持不懈,以致每日洗毛笔的水池成了墨池。而其子王献之,少年时练了几天字已不错,但拿了父亲批阅过的字帖让母亲看,母亲却一语中的说出只有那“一点”像他父亲的字,事实上那“一点”正是其父所写。 此后献之谨遵父训,习字用尽家中几大缸水,终于也成为一代书法名家。可以看出,王氏父子与执著同行,终于书法盖世。

  与执著同行,也就注定要风雨兼程,但执著告诉我们:“阳光总在风雨后。”与执著同行,也就注定要面对孤寂抑或辛酸。但执著告诉我们:“为了得到荆棘尽头那芳香的玫瑰,即使被扎的满身刺痛,又有何妨?”执著总是用坚定的目光注视我们:“与我同行,你会收获一篓篓惊喜。”

  与执著同行的居里夫人告诉我们:“我乐意执著于对未知元素的探索,它带给我无限乐趣与惊喜。”与执著同行的爱迪生说:“我认定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去实现,即使失败了上千次,谁又能说那一千零一次不会看到成功的身影?”与执著同行的贝多芬说:“音乐是我生命,我执著于音乐的创作就像我执著于自己的生命。”与执著同行的司马迁告诉我们:“因为我看到父亲临终时寄予我的那执著的眼神,所以我记载历史的笔不能停下……”

  执著是水滴穿石的不懈,执著是夸父追日那不辍的脚步,执著是精卫填海那坚定的信念……

  人生道路上,如果让我们选择一位同行者,那么就选择执著吧,与执著同行,就如在沙漠中与骆驼为伴,定能在茫茫沙海尽头寻找美丽的绿洲 总会惊醒自己的夜,掀开没有你的明天。 -----------永远到底有多远

  忧伤的小雨轻轻敲打着这个春,淅淅沥沥,像恋人的哭泣,湿润了这一片天,也忧伤了这一季的风,带着微微的遗憾,重重的划过每个角落,唤醒沉睡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颗种子。

  经不起雨的诱惑,我信步走在雨中,静静的徜徉,想起润物细无声的美好,难掩我这一刻的心动。路旁的迎春也早早的开了,一朵朵小黄花,你挨着我,我挤着你,欢乐地竞相开放着,都去争宠这春的关爱;夹竹桃的花蕾在雨中轻轻摇摆,似乎羞涩了,躲闪着我的目光,零零碎碎的这儿一朵,那儿一朵,似在偷偷地探头,张望我这个不懂花的人,想起一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亦不过如此吧;轻柔的柳枝上,老叶还未褪尽,却被新绿顶着离开了树梢,回归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一直都这样,未曾改变过。

  抬头看看,这个本应当明媚的天,却显得那么阴沉,勾起了那早已沉淀的死去,这是个美好的季节,我不想让我的心情感染了这出幽美的喜剧,于是我能做的就是为她衔来最稀缺的瑰丽,尽情的去点缀这个繁花似锦的春日。

  恍然间,驻足在那里,来来往往的破碎冲击着我,我就像一种小船,飘飘荡荡,靠不了岸,但还是竭力的去维持着自己,不让自己被风浪拍倒。

  很喜欢随性而为,浅薄点就是得过且过,安逸的不想去纠缠任何人,任何事,有一个自己的小小的爱好,就足矣,贪恋与墨香茶盏之间,灯红酒绿不是我所想所愿。

  想去学习画画,似乎是蓄谋已久的,却模糊地有点遥远,总想在活着的时候就把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去做一遍,至少在离去的那一刻,我不会有丝毫的遗憾,因为我们都清楚,有些事,去做了,结果却是无力挽回,那么还是让它跟随着自己一起被埋没吧,我还想去学习吉他,可以静静的弹着自己的心声,为自己谱写一歌,一词,让自己跟着音乐去欢快的流淌,一路有伊人相伴......

  在这个雨季,感觉最多的还是离别的愁绪,虽然在这边呆的时间不多,但是我却深深地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花草,这里的一切一切,不能释怀那一段美丽的邂逅。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回到学校,去弥补那些随风老去的青春,想渗透在这里的每片土地,想告诉她,我回来了。

  总在虚伪的伪装着自己的无知,欺骗着别人,对别人诉说着自己的碌碌无为,像是在乞讨一丝丝怜悯,可笑的是自己明明懂得却不去付诸行动,而让这一切都付诸东流,去吧,去吧,都去了吧,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青春,就伴着岁月蹉跎去吧,我不留恋了。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开卷第一句话肯定是“我好喜欢你哟”,那也就没必要说了吧。

  诶,就像我们都知道周日过后便是周一,红绿灯有三种颜色一样,这些都已经是没有必要再放到口头上提及的事情了。

  “我到处把你找。脚下的路伸向远方。大波斯菊是我的帽子。蒲公英在我枕边。飘荡穿过那阴暗的针槐林。奋勇向前。向前。”

  没错,十岁的时候希望能有个像小蓓一样的换装镜子。那是装在所有女生心里的统一的集体幻想。

  其实给你的文字我已经写过很多了。而贯穿在这“很多”的中间的,是彼此之间熟悉度的变化。尽管眼下也许依旧不可避免地要带上一点点仰视的,用抱大腿般的口气写“老婆大人~”,可要知道早在三年前,我还是必恭必敬一口一个“shel”的。

  记得两年前的夏天时第一次在北京碰面,编辑黑木黑木当时也在,领着你到我面前作彼此介绍。那时算是真正的认识。那天原本约了一起去你家的,最后我不知在忙什么还是没有抽出时间。于是第一面就是在很喧闹的漫展现场,我看着很大眼睛的你心里想“哇啊——shel——”。

  如果两者之间可以彼此贯通,那也就不会分别存在这两者了。所以无论我每次怎么榨干脑汁地想要称赞你画面里的美丽,动人,用到最后还是逃不掉“美丽”“动人”这种词语而已。沮丧得想“何必还要我罗嗦呢,你们看了自然就知道!”

  我想别人看了一定都会知道。就像我当初看见你的图画时,肤浅的心立刻被打得晕头转向那样。挑着最没有“内涵”的说词大喊“漂亮啊英俊!”

  然后便习惯地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一直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笔下的画有多漂亮。甚至我认为会不这么想的人怎么可能存在呢——啊抱歉有些激动了撒orz。

  我和许多喜欢你画的人一样,一直都在珍惜它。以至于可以冒着与人为敌的心情说“我想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喜爱它”。像这样说过以后,要面临的敌人一定很多吧。但是,越多我也越开心嘿。如果有其他更狂热的追求者冲上来揪着我的领子,那就来得更多一点吧。

  我知道你的世界里有许多非常热爱的东西。在看见它们时你的神情确实很……可爱-_,-。

  结束了的世界杯,你的德国走了以后我的法国也走了,我们同仇敌忾一个意大利(如果有意大利的FANS这里只好先sorry一声啦)。不过我对法国的兴趣没有大到像你对德国的爱那样。你说一定要去德国踩一踩他们比赛过的场地。

  还有人人都知道你喜欢的《NARUTO》中的佐助。连带着我和身边许多朋友也变成了专注的小佐FANS。怎么办,我就是很喜欢看见你笔下的佐助出现在各个封面封底,然后朝那些编辑同事们一哼鼻子“我老婆画的!”